首页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
第14章
过了半天,李新民才过来把门打开,见是儿子就没好气地说:“你咋来了? 家里有事啊?又没钱了吧?”

 小柱走了进去,把东西往地上一放,说:“娘让给你带些东西来!”就看见屋里还有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忙多看了两眼,却是学校里的秦老师,以前还教过自己数学,就叫了一声:“秦老师好!”秦老师也笑咪咪地看着小柱,说:“是李小柱呀,给你爹送东西呢?”边说边就拿手理了理头发,小柱就发现她也和自己读初中的时候不一样了,头发里也有了些花白,心里就有些发酸。

 屋子里有些冷,李新民已经开始生炉子了,秦老师正围着炉子在烤火,她丈夫和女儿都调到城里工作了,就她还没有调动,反正也快退休了,她也懒得再调了,一有空就往城里的家跑。

 “李小柱,过来烤火吧,屋里冷!”秦老师热情地招呼,李新民沉着脸,一言不发。

 小柱有些生气,就说:“不了,秦老师,我得走了,回去迟了天就黑了!”李新民想了想,就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来递给小柱,说:“早点回去吧,别在镇上玩,这钱给你娘!”小柱想了想,就接过钱来,转身下了楼,望着阴沉的天空,出了一口气,大步走出学校。

 李新民望着儿子的身影叹了口气,转身关上门,望着秦老师笑嘻嘻地说:

 “可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你们家老王来了呢!”“话!那个没出息的现在在城里睡大觉呢!”秦老师也笑着:“我也吓了一跳,都怪你儿子,咋这个时候来!”“可不是咋的?刚才一急,我都差点出来了!”李新民笑着,就挨着秦老师在炉子旁坐了下来。

 秦老师身子,说:“没出息,让自己的儿子就吓成这样,你们男人都是有贼心没贼胆!”“谁说我没贼胆?”李新民嘻嘻笑着,就拿手去捏秦老师的房。

 秦老师也不推迟,反而脯让他摸,笑着说:“在老娘面前你的胆倒大!”李新民摸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就干脆掀开她的衣服摸,别看秦老师五十出头的人了,那对房倒不错,雪白硕大,颤微微的像两座小山,李新民就含住一只了起来。

 秦老师也被他起,就伸手到他裆里,摸着那东西,说:“怎么这一会就又硬起来了!”说着就爱不释手地握在手里着。

 两人抱着摸了好久,就都耐不住了,李新民蹲下身子,解开秦老师的子,一摸那里已经成了水洼了,笑着说:“你这里咋一年到头都在往外冒水呀!都变成水井了!”秦老师白了他一眼:“你娘还有一个这样的水井呢!你是吃这种水井长大的吧?”

 说着就翻过身来,厥起个又大又白的股,说:“给老娘得受不得了!”李新民二话不说,就抱着她的股亲了起来。

 得秦老师直出气,一个劲地叫道“再进去一点…舌头再伸进去…一点…对…就这样…你真厉害…”

 李新民起,站起身来解下子,就要在炉子边大干一场,秦老师忙止住他,骂道:“你要死呀!在这里能做吗?还不快上去好好地!要是又了,老娘要你的命!”

 李新民忙抱着她就上了,边说:“我的心肝,我是死你呢!”

 等李新民光衣服,回头一看,秦老师已经叉开双腿,起中间那团黑在等着他了,吃吃笑着:“快点来吧,把大进去好好地一回!”李新民就爬过去,骑在她身上,拿手分开那两片肥柔的大了进去。

 秦老师被他得直气,反而起大股向上,嘴里一个劲地叫着:“使劲,你给我使劲烂了算!”

 学校里还是静悄悄,赶集的人买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回来了,几个女人在学校中间的水龙头洗菜,秋风中,那群操场上的孩子的喊声此起彼伏,太阳偶尔出来一下,还是很冷。

 暮时分,小柱随着大舅二舅踏上归途,回首望去,夕阳中的小镇,无比辉煌,远处寒鸦归林,炊烟燃起处,飘来阵阵香味。

 大舅喝得已经沉醉,由二舅扶着,嘴里高兴地唱着歌,夕阳下的山野小道显得无比落寞,但小柱的心却又快乐起来,他想起了刘玉梅今天早上对他说的一句话。

 这注定是个不平常的一天。  m.IqxXs.COM
上章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