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
第01章
 初秋,午后的何家老镇依然是十分酷热的。头虽然没有盛夏时候那样刺眼,但可怕的热气还是晒得地面冒起了阵阵白烟。庄稼人讲,人不斗天。歇晌的时辰虽然过了,却没有人愿意出门或者下地。给本来人烟稠密的何家镇带来了一份宁静。

 只有镇口池塘旁立了上百年的两株大槐树上,促织隐藏在浓密的枝叶里燥热的鸣叫着,听着越发让人觉得热不可当。只有几个光股的玩童好似永远不知道疲倦,在树上寻觅着宝贝一样爬上爬下。

 而在离镇口不远坐落着一处大宅子。说是宅子,不如说是个大园子,高高的青条石砌成的围墙里面花树山池,楼台亭阁,一副江南华园的风格。在这个离县城还有半路的镇子上,算得上是别有天了。

 因为住在这座园子的就是这镇子的主子——何老爷。这镇子一千多户人家,不论三教九,买卖铺户,饭馆当铺,商农佃户,都是何老爷的产业。本来就是何老爷祖上传下来的家产,加上何家兄妹三人如今都成了人上人,更是将整个何家老镇都买入名下。

 说起来何家祖坟上是大冒青烟了。大老爷何金龙在京城作到尚书,而何老爷的亲妹子三娘何金梅也替当今管理着皇家的几个庄子,替大内作着买办的差使。

 镇上的何二老爷何金虎本来也要高升的,因为家里老太太亡故,奉旨丁忧,回老家继承祖业。见过点世面的人都知道,何家这是多大势力。单说县城里的县大老爷,何老爷一个二指宽的字条,就得大老远得跑来递贴子,听教训,拉关系。

 何家大院是何老爷住得地方,怎么可能不是神仙一样的所在。

 但是何家镇的人都知道,何家上下,真正管事,打理族中事物的是大管家-栾云桥栾大管家。老爷嘛,家里养得是三四妾,外面应酬的是富商权贵。能管你这些下人的事?

 所以,何家事无具细,都要栾大管家点头,才能办下来。而这位还不到四十岁的栾大管家正坐在何家园的西风楼上,身上的灰缎套衫一丝不,旁边脸稚气的丫头给他打着凉扇,还一个身量大一点的女孩子给他锤着腿。

 而栾云桥却视若无睹的,一边品着茶,一边听几位二管家回事。眼神时不时飘往窗外,好象在欣赏园中的花草柳木。只有当哪位二管家禀告的事情稍有含糊的时候,才会把精明冷酷的眼神收回来,平静的扫过去。

 所有人都知道,什么也别想瞒过这位可怕而睿智的大管家。栾云桥排行老二,下人们背后都称他是铁面栾二。无论什么差错,在老爷那里好说,但是绝逃不过栾大管家的法眼,谁也别想敷衍过去。所以何家从上到下,对何大管家是有恨又怕。当然也只有在这样一位管家手里,何家产业才象如今这样井井有条,不断扩展。

 栾云桥静静听完了最后管采买丫寰,奴婢的二管家柳红回完了事,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简单几句话代了连几个二管家也定不下来的事务。当然这不是商量,而是决定。

 何家的事,下人不知道问管头,管头不知道问管事,管事不懂的问二管家,二管家也决定不下来的,才会回到栾二栾云桥这里来。

 基本回到这里就结束了,再困难的事,作为大管家总会拿出法子来。除了触及整个何家兴亡的大事,是不会轻易惊动老爷的。

 栾二抬过茶杯又咽了口苦涩的茶水,因为他胃气不好,配得是浓浓的普洱茶。

 几个二管家回的事经管得还算妥贴,他也知道这几个二管家在里面捞了不少好处。

 他们当然也清楚栾二知道,但是栾二并不说破。在他这里的规矩就是,好处是少不了大家的,毕竟都作到了二管家,不容易。但是只能明着来。否则冷面栾二翻起脸来,是六亲不认的。

 见栾云桥没发话,几个管家和身后站的管事并不敢退下,静静等他还有什么吩咐。栾二缓缓放下茶杯,看了还在等他决定的柳红。一个二十三岁生着桃花脸秀气的女子,在作二管家之前是他的贴身丫寰,当然也是伺候他的女人。是他刚刚在老爷身前一手抬举出来的女孩子。如今出落得更是枝头红杏一般。

 栾二扫了眼柳红翠绸裙下纤细的肢和得浑圆的口。好象张嘴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又改了口道:“就照你说的办吧。”

 又冲众人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可以散了。一屋子回事的人才长松了口气,一声不闻的蹑着脚离开了这个气都压抑的地方。

 说句实话,栾二对这种大管家生活已经很厌倦了,但是权力这东西有时却象笼套一样,一但带上了,想卸下来却没那么容易。

 栾二活动了下僵硬的脖子,发觉柳红并没离开,淡淡的问了句:“怎么?你还有事回?”

 柳红微低着颔首,轻轻把身子挪到他身旁,轻声道:“回爷的话,没别的什么事了。只是看着爷每天家事如此繁忙操劳。也没个懂事的人伺候。今儿个是否象以前一样让柳红留下来,仕奉爷放松一下。”说着脸竟然微微泛红,着手绢的手也微微出了汗。

 自从自己被栾大管家升作二管家以后,栾二爷就再没碰过自己一个指头。尽管,柳红也知道伺候面前这个冷面冷心的男人有多痛苦和可怕,但是不知怎么,还有些舍不得那种销魂噬骨的感受。

 “胡闹!”栾二猛的把茶盖碗往桌上一墩,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柳红吓得赶忙跪在了他面前,头也不敢抬的只盯着大管家的角。

 “你也就是一辈子的下命。伺候我是你现当的差使么?我要留你服侍我,还用费这么大心思抬举你作个管家?”栾二看着眼前的女人,狠狠的反问道。

 栾二的话,象一盆冷水浇在了柳红火热的心上,但她倔强的抬起头,眼睛汗着几分润道,

 “难道爷就这样把奴婢丢弃了吗?奴的心里…想着爷呀!”说罢两滴清泪忍不住顺着粉红的脸蛋滑落。

 “好了。有你这份恋主的心,爷我知道了。需要用你时,自会招你伺寝的。

 有这心思好好买几个模样出众,手脚利索的女孩子,调教好了是正经。下去吧。”

 看着女人可怜的样子,栾二语气缓和了许多。下意识的抚了下脸上的伤痛。

 “是。”柳红无奈的站起身,她明白,今后的自己的差使,再不是用身体让栾管家,而是多调教下人,以便栾二稳固在何家的势力。

 “绣儿,你这没用得奴才,还不知道过来给大管家捏下肩。一点眼力件都没有,如果栾管家说你两个服侍的不好,回头我揭了你的皮——!”

 柳红见两个丫寰还在没眼色的干听着,柳眉倒竖开口骂道,并用脚在那个锤腿的女孩子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吓得那丫头花容变,她可知道柳红的手段,忙起身道:“柳姑娘,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这就给主子肩。”柳红没再理会那个叫绣儿的女孩子,看到栾二的脸上有淡淡的两道血痕,奇怪道。

 “爷,你这脸上…”

 “不该问的少问,还不下去?”栾二语气又冰冷了三分。

 “是。”柳红连忙低头,揣着腹疑惑退了下去。

 栾云桥一边享受着后面绣儿轻轻的捏,一边又抚摸了下脸上的血痕,不由得觉得几分好笑。

 晌午,他经过园子里,见到两个女孩子,好象是何老爷刚过门的四姨娘带过来的叫莹儿什么的。在花池边调笑着掐几朵正在开放的鲜花,旁边花匠看着心痛得跳脚,却又不敢说,只是追在后面劝。

 那两个女孩子,美貌可爱,身材动人,摘花的时候又出一节粉的藕臂。

 那柔的肌肤,象能透出水来。不知怎么的,自己不看得一阵火上升,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想起要搞这园子里的女孩子的他,竟然有了几分兴致。当即,过去板着脸把两个女孩子训斥了一顿。然后把那个唤作莹儿的女孩子,叫到假山后面,命其去衣服。

 本来,以他在何府的身份,这美女如云的地方,玩个小丫头,不知道是多少奴婢巴不得的美事。也绝没有哪个不要命的女人敢反抗。

 未成想这女孩子竟死命不从,不但高声叫嚷,还在栾二想捂住她紧声时,抬起手在他脸上抓了一把,然后飞也似的逃开了。

 得堂堂的栾二栾大管家是哭笑不得,又碍于大管家的身份,不便跟个小女孩儿翻脸。只当她不懂其中厉害,并未放在心上。那四姨娘不过是县城里一户姓张人家的三女儿,名唤翠兰,为攀何家权势,把女儿献来给何老爷作妾。收了何家五千两的聘金,半买半娶,本就是何金虎的玩宠,根本没放在他的心上。

 如若较真,别说个小小侍女,就是要了张家三小姐的命,也是小事一件。

 而如今看来,反是瞒不了别人,连柳红都能一眼瞧出,何老爷见了是必定要有个代的。当然以栾二和何家的关系,何金虎是肯定不会轻饶了四姨娘的,就算栾二想替她们遮掩也遮掩不来了。反到是,堂堂何家的大管家,被个下的女奴抓伤了脸面,传出去让外人笑话。

 想到这里栾云桥不紧又有些火上升。看了看身边两个女孩子还算听话可人,拉过正在给自己捏肩叫绣儿的女孩子。在她浑圆弹的小股上用力捏了一把。

 女孩儿吃痛,却又不敢躲闪,只能期期挨挨的靠在他怀里。

 孪二用手指了下绣儿的口“解开。”听得大管家吩咐,小丫头不敢违扭,哆唆着小手把身上衣襟的纽扳一粒粒的解开,出衣内白玉般的一对。栾二毫不客气的把手伸进去,捏住柔软的尖,用力的一阵掐着。

 看着女孩儿想哭又不敢,还努力的陪着笑脸,难过忍痛的表情,心下不一阵惬意。

 又抬了抬放在矮凳上的脚,拔了一下捶腿那个小一些的女孩。

 女孩子一惊,连看都不敢看下管家在作什么,只是低头问“主子有什么吩咐。”

 “用嘴。”

 “是,主子。”女孩子见栾二毫不顾忌的狎玩旁边的同伴,羞得头都不敢抬。

 把栾二的脚抬起来,捧在怀里,轻轻除掉鞋袜,然后轻张玉口,吐出香舌,把主子的脚趾一只只的舐,

 栾二并不想正要了这两个女孩子,只是想放松下心情。闻着两个丫头动人的体香,在女孩子讨好的按捏和下,孪二舒服的在长椅上扭了扭身子,轻轻的闭上了双眼。

 只剩下两个女孩子,战战兢兢的不停的伺候着。  M.iqXxS.cOM
上章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