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
第04章
 孙家的和女儿只得身后跟着,心里战战兢兢,没想到这位管家竟敢偷窥何大老爷房事。只见栾管家穿房过院,那些护院保镖,见是大管家,都纷纷见礼或视若无人。

 很快,主奴四人来到四姨娘住的“和阁”,孙家的见栾管家并不从前门进入楼内,反而绕到此阁后房,取一把钥匙开了房门。这里虽是四姨娘居所,但孙家的只见此门常年紧锁,只当是库房之类,并不知到其中另有用处。

 孙家母女跟着栾二进得门来,上得二楼,只见房内桌椅书架,一切如常,只是东墙一张锦帐大,墙上挂一幅巨大山水,正觉得奇怪,只听得栾二吩咐“上吧。”

 孙家的和二女心中一颤,莫不是管家想在这里玩她们。但又不敢违抗主人,只能期期挨挨的去鞋上,母女三人同侍一人,多少让三女十分顾忌。

 却见栾二并未动她们,不知在哪搬按了一下,那副巨画缓缓挪开,立即隔房里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这时,栾管家附耳过来,在孙家的耳边道“看到什么都不可作声,仔细学着,你们是如何伺候的。”

 孙家的点头,也好奇的向墙上望去,只见画后墙上现出三尺见方的一处空,之后是一帐薄如蚕翼的淡红薄纱帐,前面再是一幅屏风,也同样薄可见物。

 屏风前正是张家小姐翠兰的卧房,白里孙家的常去常往的的所在,却万不成想这屏风背后另有乾坤。虽隔着一帐一屏风,依稀可见隔壁房内物景。孙家的和莹儿二女向对面看去,只看了一眼,就都羞得面红耳赤,浑身发软。

 只见,张翠兰房里堂。一张八仙桌上放着精致的酒菜。大老爷何金虎浑身只着内衣敞体,大马金刀的座在大椅上,一只手搂着一个赤着身子的美貌丫头,喝着女人递到嘴边的美酒。旁边还跪着另一个只着了一件小肚兜的丫头,双手举过头一个大托盘,里面瞧不清放着什么物件。

 而她们的大小姐张翠兰,正全身一丝不挂跪趴在何老爷双腿间,双手被一道红绫缚在身后,娇的脸孔正埋在老爷跨下,臻首轻摇,玉轻张吐着何金虎的物。丰润圆的白高高撅起,隐隐看到户秘处,后庭菊花若隐若现。

 一对白玉般的,在口随着女人的动作轻轻摇摆。上两点淡红的突起上,却夹着两枚金制小巧的夹。使得两个头更加充血红

 何大老爷舒服的一只脚放在张翠兰雪白的玉腿上,另一只脚大呲呲放肆的踩在女人的香肩上,享受着美人香吹萧的服侍。

 更为可怕的是,何老爷另一只手里竟然拿着一只黑亮的软鞭,时不时在张翠兰动人的股上狠狠的下去,留下一道红的鞭痕。女人吃痛,惨哼一声,娇躯轻抖,却半点也不敢躲闪,依旧高撅着雪应承着。嘴里更是不敢稍停,,把那何老爷紫红大爆着青筋的得发亮。

 何老爷满意的吃下了怀里丫头递到嘴边的一个虾球,用鞭指点着跨下的张小姐,笑道,

 “你这儿的母狗,进我门来不过区区两天,什么时候就学会了这套伺候爷的本事。到比城里”漂香院“的红牌技艺还好。再给爷来两下深的,让爷快活快活。”

 张翠兰听了,陪着笑脸回道:“那还不是老爷调教的好。”

 说罢张开小嘴,用力咽老爷的物,让那硕大的八深入自己的咽喉。

 并用喉中夹了几下老爷的头。忍了片刻后吐将出来,香唌在物上挂起一条细丝,微了一下,又急忙把物再次入。

 接连几次,只闷得脸孔红涨,酥起伏,娇不停。何老爷却是舒服得叫了出来,手中皮鞭挥得飞快,在张翠兰的白上又狠了两记。不知道是对妇人服侍的好奖赏,还是激动中为增加快的动作。

 痛得那张三小姐连怕吐出物,陪着笑脸,撒娇道:“老爷轻点打奴的股呀,您看都把奴家的肿了。待会儿还要陪老爷唱”后庭花“呢。老爷一点不懂怜惜奴家。”

 说罢又埋首把何金虎的物含入口内。

 “你这货就不懂了,爷我是怜惜你才你的。打肿的股老爷我才最爱捅,不信你私下去问二娘,三娘,她们每夜求着爷我去呢。这几宿在你这里,那边楼里的不知道飞了多少干醋。”

 “哦,是妾不知老爷还有这种喜好,那就请老爷恣意的怜惜奴家吧。”

 说着,张翠兰雪高举,更显出白上红痕累累,刺目丽。

 “哼,爷等不得了。这就到桌上趴着,爷要玩你的后庭了。”

 张翠兰口中应是。艰难的站起身来,双腿微分,趴伏在桌上,白股自然突显了出来。只是被夹得双碰触到桌面,痛得她一阵颤抖,身上光滑的肌肤,泛起点点涟。此女轻咬银牙,缚在背后的玉手轻探,拢住雪股,用力分开,出粉的菊花。口中念道“请爷宠幸奴的后庭,奴后菊初尝雨,请爷怜惜则个。”

 何金虎可不去理张翠兰的感受,推开怀里的丫头,一把攥住张翠兰的发髻,拉得美人俏脸上扬,把紫红涨的物顶在那泛着一纹纹褶皱的孔上,猛得向前一身。

 “啊…!”张翠兰一声惨叫,痛得她两行清泪夺眶而出。忙开口求饶道“痛…痛死奴儿了!爷…求您轻点…这后庭不比前面,奴受不得爷肆意鞭挞,求爷怜惜吧!!”

 何金虎火上脑,一边欣赏着身下物捅入的股,一边听着美人的惨叫,不管不顾的狠猛送。只见,那后菊物撑得涨起,边缘的褶皱早已不见,丝丝血痕在孔上浮现。痛得颤抖的股痉挛着,却不敢有丝毫的闪躲,一下一下挨着八的入。何金虎心下快意,哈哈狂笑,动作更加暴。

 “啊…疼啊…爷搞死奴家了…饶了奴家吧…爷这是要奴家的命啊…”“闭嘴,你这货。你生来就是给爷快活的,爷就是要看着你痛苦才爽快。

 怎么着?你敢阻了爷的子?”

 张翠兰这才知道,她的这位相公主人就是喜欢看自己被干得死去活来才能在其中找到快乐,不由感叹自己命苦。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曲意奉,否则不知道这禽兽般的老爷会作出什么可怕的事来。只得苦忍着回道:“妾不敢阻了爷的乐儿,啊——!奴儿生是爷的人,死是爷的鬼。啊——!就是被爷干死了,奴儿也是愿意的。啊…!痛死奴儿了!”

 张翠兰一下一下承受着何金虎的捅,不知不觉中已是一身香汗,给本就柔滑的肌肤上添了几分光泽。

 “算你明白事理,不过你不会死的。爷还没玩够你这一身,怎么舍得你就这样死了。以后记得,在爷玩你的时候,要求爷作你,蹂躏你的身子,这样爷才能尽兴,明白吗?”

 “是,爷尽管玩奴儿,奴儿一定努力巴结。”

 随着刚破菊的痛苦渐渐过去,张翠兰也觉得适应了些那烫的家伙在自己后庭的进出。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挨过这阵,却听何金虎吩咐旁边丫头。

 “你,去把托盘里的竹尺拿过来。”张翠兰当然知道那竹尺是作什么用的,连忙回头哀怨的看了男人一眼,道:“老爷,这桌上硬得很,还是让妾到上服侍老爷吧。”

 何金虎见妇人香腮汗泪,一副娇可怜的模样,在女人的上拍了一巴掌,拔出女人股中的物,随手也把捆着妇人手的红绫解了,吩咐道:“也好,去榻上就用昨晚教你母狗的姿势。”

 “是。”

 张翠兰可算得到短暂缓冲一下的时机,立起身来,用手帕擦拭了下身后菊,上面几缕血痕,却不敢作声,悄悄掩了。然后又把那三尺红绫咬在口中,上得锦榻,翻身趴伏好身子,玉轻摇,回头妩媚的看了一眼老爷,眼中尽是意。

 何金虎见其娇态,心难搔,手持竹尺走到榻前,毫不留情得在妇人翘起的股上了一尺。

 “啪”的一声脆响,一道红痕在白上由浅变深,红红得留在上面。

 “恩…!”女人娇哼了一声,声音里却充了痛苦的惑。

 何金虎又在女人下秘处捞了一把,滑腻入骨,放在嘴旁轻了下,道:“你这货都成什么样了,方才不是说痛得厉害吗?”

 “嗯…!”女人羞得俏脸菲红,撒娇的轻了声把脸埋在一双藕臂中,再不肯抬起头来。

 何老爷哈哈一笑,上得榻来,骑在女人股上,把个硬停的物往股中一送。自有女人小手把它送入股内后庭。

 何金虎这次再无顾忌,一手拉住女人口内红绫,让女人臻首扬起,一面大到底,下下着。小腹撞在妇人上啪啪作响,他又嫌不够刺,手中竹尺在美妇圆上急风骤雨般打个不停。直打得张小姐不断紧缩身体,那中的不时的紧勒住他的物,更增快

 张翠兰娇哼不断,一边挨,一边挨打,双急晃,玉耸动,不断的讨好着在她身上施的老爷。

 何老爷了一阵菊花,物,狠狠入女子的早已润的下,扔掉尺子,手探到前面妇人柔软的上,肆意的捏,掐

 张小姐在男人暴的下也渐渐苦尽甘来,俏脸红,娇阵阵,语不绝与耳。

 “老爷今晚真威猛,妾好了。下面麻死了…啊…老爷,你把妾的那里痛了…妾的啊…都让爷给捏碎了…爷你好狠的心啊…!”

 何金虎见妇人越说越,不由得起,骂道:“什么老爷?叫爹爹,你也不是什么妾,你就是爷的母狗,只配让爷的小母狗。”

 “哎…呀…爹爹说得对,奴儿就是条爷买的母狗,每天都让爷的母狗。

 啊…呀…啊…爹爹捅得太深了…饶了奴儿吧…”

 “看你这副的样,说吧,让爷怎么惩罚你。”张翠兰媚眼如丝的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男人,顺着主人的意思,腻声道:“奴儿天生,下无比,需要爹爹重重惩罚,给奴儿上刑,否则定会出去招蜂引蝶,勾引男人,败坏门风。”

 “你还敢勾引男人?”

 何金虎一边猛女人,一边抬手给了张翠兰两记耳光。

 “啊——!啊——!谢爹爹教训!”女人媚叫着挨了打,身子摇得更了“来人,把蜡烛拿来,给你家小姐收收。”

 两个丫寰早就知情识趣的跪在榻旁,看着老爷主母,已是身软酥麻,偷偷在身上按摸不已,听得主子叫拿蜡烛,赶忙点起两支红蜡,送了过来。

 何金虎接过蜡烛,却有意无意的向着栾云桥这面屏风扫了一眼。

 孙家母女这副宫景致何曾见过,早以软成一团。无论怎样没成想,自己家中小姐在何家老爷面前,被象母狗一样。更无法想象那些语,是从平端庄知礼的三小姐口中说出。

 栾云桥看了片刻也掌不住,悄悄起孙家的后裙,褪下亵出雪白肥,在那黑郁的股秘处掏狎玩,已是润。

 孙家的被栾管家侵犯下体羞处,但碍于两个女儿在侧,见她二人初见人事,看得入神。只得闷声不响,默默承受,只当若无其事。

 当何老爷向他们这边扫了一眼的时候,栾云桥轻笑,附在孙家的耳旁轻声道:“老爷发现我们了,走吧,有我们在旁窥视,老爷尽不了兴的。”孙家的一惊,悄声问道:“爷你说老爷知道我们在此处?”栾云桥笑而不语,只是抬手示意随他撤出此处。

 孙家的才轻扯还在一边忘我偷窥的两个女儿,二女才如梦方醒的发现,身边母亲下裳不整,不知道被猥亵了多久。

 莹儿不忍得轻喊了声“娘…”未待再言,就被母亲捂住了嘴。

 栾大管家示意,三女跟他离开此地。女人们早就身软骨酥,强撑着下了

 默默的跟着栾二回到西风楼。

 进得房内,发现绣儿两个丫头已经回房休息了,而厅内除了桌上的茶水点心,还留了一张五尺长凳置于厅中。旁边椅子上一个大托盘,里面整起摆着板子,篾条,绳索,皮鞭…就连刚刚在张小姐上的那种金制夹子,也摆了三副。

 孙家的进得门来见得这些物件不由得浑身一个冷战。看来这栾大管家和老爷必是一个喜好,自己到也罢了。两个女儿还是含苞之身,就要承受此对待,不仅替她们叹息命苦。

 待得铃关得楼门,房内就只剩下栾二和孙家的母女三人。

 栾云桥看着不知所措的母女,冷冷的只说了两个字“衣。”  M.iqXxS.cOM
上章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