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
第08章
 晌午,三姨娘林雪娥的闺房内。

 栾大管家正大马金刀的躺靠在长椅上,身旁站着两个妙龄女子,赤着身子端着果盘,将剥开的水果喂在他的口中。栾二的双手在两个女人身上游走着,不时在女人白的大腿之间抠几下,掐上一把,惹来女人几声娇嗔。身后还站着一个丫鬟敞开着上身,用一对丰子给他做着推拿。

 栾二的下半身,正骑着一个梳妆整齐的美少妇,也是敞着衣裙,半趴着身子,用一对豪在栾云桥的口磨蹭。嘴里叫着,下半身劈着白的大腿,把男人的润柔的女中,上下不停,卖力的套着。得头上珠翠相碰一阵阵的响。

 唯一不同的是,少妇身后还站着一个三十许年纪的半妇人,手里倒拿着一支掸子,时不时在少妇肥白的股上上一记。少妇虽然每次挨打,都痛得直咬牙,但仍然犹若不觉得更加卖力套动。

 不仅如此,少妇还陪着笑脸晃动着大子,边套边道:“主子要打月娥,亲自动手打就是,何必让下人们代劳,这…这成什么样子?”“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在美妇脸上,留下淡淡几个指印。

 美妇人粉白的脸上有几分笑不出来了。

 “啪——!”又是一记耳光,比方才一记还要响亮。

 女人强撑得笑脸再也维系不下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还敢哭,你伺候老爷时也敢把这副哭丧的嘴脸拿出来么?”栾二恶狠狠得骂道。

 美妇人立刻收了声,小声回道:“月娥谢主子掌嘴,妾该打。”

 “啪——!”又是一记。

 “什么妾,在爷面前,你就是个臭婊子。说——!爷为什么打你?”“是,我就是个臭婊子。臭婊子刚在半柱香里没能给主子儿来,所以主子才让人打婊子的股,让婊子记住自己的身份。”“不错,伺候爷快活是你的本分,半柱香了都不能让爷出来,你还有什么用?你说。你是不是该打。“”是,月娥该打。“三姨娘林月娥顺着栾云桥的话奉承着,下身更是卖力,每次都把肥厚的玉抬到男人的头,才用力坐下,还要猛收处,夹研磨。

 可惜美妇的讨好,栾二仿佛并不领情,又问道:“我怎么听老爷说,你喜欢挨打,是么?”“这…”林月娥再厚脸皮也不好承认自己犯到这个地步。实际上为了何金虎能经常到她这里来,某次第见曾着脸表示自己喜欢挨老爷的鞭子。

 这么讲是为了博得老爷心,完全是强撑的。没想到这闺房秘话老爷也不曾瞒着这大管家。事到如今林月娥只能苦水自,点头应是道:“是的,只要是爷们赏的,小婊子都是喜欢的。”

 “既然如此,那好,打明天起,每天起后都到我那里,找孙家的你二十掸子,直到你怀上身子为止。”

 “啊???这…”“怎么?你不乐意??”

 “乐意乐意,小婊子怎敢不听爷的吩咐。”

 说罢,更加用力套,生怕这位残酷的大管家再多加些什么刑罚。

 突然栾云桥抬起腿,冲着打美妇的女人就是一脚,责骂道:“你在给她掸灰吗?舍不得你们家是不是??”

 林月娥见到赶忙回头骂道:“李妈妈,还不快用力打?再有半柱香,主子快活不出来,我们都要”落红堂“发落了。你要害死我么?”身后的仆妇哪敢多言,只得高举手中掸子,用力了下去。

 这回竹制的掸子打在上声音可不同了,下下着,啪啪作响。

 几下林月娥就挨不得了,每一次打在股上都让她下身一阵哆嗦。套间,部跟着紧,夹得栾二爷不由跟着呻起来。

 但是为了讨男人心,林月娥一下一下挨着,尽管痛得要命,可是眼看旁边一柱香就快燃尽,身下的男人的巴虽又硬了几分。却还是不见爆发的迹象。

 不由得急得眼泪直

 “换后庭吧。”“谢主子。”美妇人像听见圣旨一样,飞快拔出秘处的物。轻咬银牙,把硬的巴顶在菊处,用力坐了下去。好在物上沾了不少自己的水,并没有因为润滑撑破。缓缓适应了两下,忙收腹提,下下到底的套起来。

 片刻,林月娥知道栾儿是在折磨她,忙陪出笑脸,把酥在栾云桥身上磨蹭着,求道:“好主子,您就把那儿赏了我吧。哪怕是在婊子嘴里也成啊。”栾云桥看她卖力巴结,才突然起身来,把个女人一双细腿抗在肩上,物重又中,吩咐声,夹好了。

 十几下狠,每一下都搞得美妇花翻卷,双腿紧绷。片刻之后,只听妇人如释重负的喜道:“啊…!啊…!啊…!谢主子赏儿。小婊子舒坦死了。”说着妇人高举得双腿一阵微蹬,跟着了身子。

 栾二站起身来,旁边女孩子急忙跪过来,小嘴轻张,把物含入,轻轻的舐干净。然后,又小心的服侍管家穿好衣裳。

 栾二整理好衣带,瞥见美妇还是高举着双腿,不肯起来,不由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内。

 ——

 午后,何家花园内。

 一群丫鬟仆妇围绕在花园亭中肃立无声,一个个呆若木

 只听得旁边树林中他们的主母张翠兰阵阵叫着,时高是低。却没一个人敢过去看一眼,只当是耳旁风,一动不动,听若未闻。

 树林内,张翠兰双手扶着一棵巨树,撅着白花花的股,栾二站在身后一手扯着妇人的秀发,一手捏着妇人的房,硕大的在菊花中,不紧不慢的捅着。

 妇人在栾二的勒令下,一声高一声低的叫着。两边跪着伺候的两个小丫头一动不敢动的用手掰着四姨娘的瓣,只有偶尔在栾大管家拔出物时,才把头凑过去,让管家在她们的小嘴中捅几下。然后继续看着自家的主母被管家

 ——

 又是黄昏,西风楼上,栾云桥听完了几位二管家例行的回事,点点头示意让他们散了。

 两个小丫鬟萤儿和绣儿,乖巧的给他捏着肩。

 栾云桥咽了口苦涩的茶,没人知道他的下身物还是坚硬的立着。从清晨服用的那颗“长丹”竟然如此的霸道。每次完妇人只会稍减体内火,只消个把时辰就又会让他心火重燃。

 而今天他已经是三四次的玩了何家园里的女人。好在那丹药并没有让他有丝毫的酸迹象,可见其炼制时是花费了多少珍贵的材料。

 刚才,跟着何金虎出去的管事回来报信说,老爷去省城召会道台了。明才得回府,家里的事让管家看着料理。这是自奉旨回乡后何老爷第一次夜不归宿。

 想来是事出紧急,但何老爷如此结当地权贵,真能对其图谋有些帮助么?

 ——

 月升“凌玉堂”内何府一家人正在用着晚饭。

 尽管老爷不在,几房夫人还是按照规矩在大堂内和大管家一起用饭。

 夫人萧玉娘面色和蔼,跟几位姨娘边吃边聊着家常和出去采买的丫头带回来的新鲜事。二姨娘曾婉儿若无其事,向往常一样对栾大管家礼貌有加,就仿佛早晨竹林里的“母狗”跟她根本是两个存在。四姨娘张翠兰多少有些不自然,进得堂来除了问候见礼,一句话也没敢跟栾云桥多说。怯生生的躲在一旁听萧玉娘说话,许是白里栾二得狠了,坐在锦座上时不时挪动下身子,簇下眉头。

 唯有那三姨娘林月娥,紧挨着栾云桥座位,挤眉眼,搔首姿,在栾二面前,又说又笑,献茶送水,大献殷勤。仿佛生恐堂内众人不知道她和栾大管家有了一腿。

 栾云桥装作不明白,依然在管家下人面前对她彬彬有礼。偷眼在大家没注意的时候,在此女翘上狠狠掐了一记。

 谁想到这妇夸张的大叫了出来,并娇痴的撒娇问:“大管家你掐人家作什么?”

 得堂内人一阵肃静。

 栾云桥冷冷的回道:“我只是想提醒三姨娘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这句语带双关的冷言冷语才让这妇安静了片刻,但也仅仅是片刻过后,此女又送来秋波,一副不驯服晚上再战的神态。得身后的妈丫鬟都有几分看不下去,暗暗咳嗽提醒她夫人还在场。

 总之这顿晚饭吃得是尴尬异常,唯有萧玉娘面不改,对林月娥的放形骸视若无睹,既不关注也不责备,一副大家风范。

 饭毕,众人皆回房休息,栾云桥新收了孙家的母女,自回房发不提。

 ——

 一连几天,何金虎都早出晚归或不归。只是见其脸,想是事情准备得极为顺利。

 每天回府不但给众房夫人带有礼物,就连栾二爷是得了不少赏赐。

 私下里,何金虎更是对曾婉儿的“栾式宫”大加赞赏,跟栾云桥商量着何时一起调教这江南的小家碧玉。只可惜时间紧迫,何老爷每繁忙,无暇有此事。

 几房夫人也都慢慢适应栾二爷的脾气,这位大管家尽管手段有甚于何金虎,但并不刻薄寡恩。渐渐的无论何时何地,几位夫人也都肯像伺候老爷一样,任其鞭挞待,侮辱耍

 尤其三娘林月娥,更是风卖尽,一次竟迫着手下三十几名颇有姿的丫头仆妇跟她一起,关起门来,一丝不挂,作那风月娼院模样。弹歌卖笑,抚,任栾云桥采摘。林月娥自己更是对那些未经人事小丫鬟肆意欺凌辱,惩罚狎玩,给栾二爷观看。

 每清晨到西风阁挨打时,偏偏叫得半个府里都听得到。恨得栾云桥拿她绣鞋将嘴堵起,这女人又媚眼如丝,逆来顺受。直挑逗得几次栾二火起,将之得晕死几次,才算罢了。

 园红杏栾云桥可算皆有采摘,唯一没染指的只有大夫人萧玉娘。因为在他心目中,这位女子不但温柔贤惠,知书达理,而且亲切异常,为人善良,无论对下人,对姐妹都是菩萨心肠,无论谁有过失,都在老爷和栾二爷面前极力讲情解劝,自身又作得端正,从不留短处在人手里。这样一位主母,让人可亲可敬,就像水榭里的荷花一样,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M.iqXxS.cOM
上章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