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
第09章
 就这样,半个月很快过去了,何家镇逐渐走入了初秋。

 何金虎终于在姐姐何三娘另一封家书的催促下,率何家几位管事匆忙得赶赴京城。

 临行前与栾二促膝密语,托付其照看家小,如有什么风吹草动,当速速逃离此地,以免株连整族,保存何家香火。栾二不免劝慰一番,也提醒老爷官场权利角逐,要小心谨慎,不可贸然行事。

 何金虎也只是长叹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何金虎走后,萧玉娘自诩妇道人家,并不出来管事,栾二便已然成为整个何家大院的“大老爷”,上下事物,生杀予夺,一言而定,园中众女更是服服帖帖小心伺候。

 这一,入夜,栾云桥回到自己的西风阁。

 孙家的母女早光了身子,跪伏在屋内等候侍奉他入寝。栾云桥便命萤儿跪在他身前含了,自己取过一本书来读。想着等望上来,好好一下她母女。

 这时偏听得院外有人扣门。

 问了几句,竟然是萧玉娘的贴身丫鬟唤他去佛堂有事相商。

 栾云桥只得又穿带齐整,随丫头来到佛堂。

 萧玉娘心存仁善,早晚礼佛,常宿佛堂,是何家上下都知晓的事。栾二也不晓得这夜半时分大夫人把自己唤去所为何事。

 进得佛堂,小丫鬟便悄悄掩了房门退了下去。

 只见得静静的佛堂里,几盏长明油灯闪亮,萧玉娘窈窕的身姿静静坐在蒲团上,一身淄衣,长发轻挽,默诵着一卷经书。

 栾二不便惊扰,只得静静站在玉人身后默默等候。

 半晌,玉娘一卷经书读完,燃了三柱香,虔诚跪拜,然后慢慢转过身来。

 栾二看玉娘面如玉,黛眉轻蹙,红如朱,未施半点烟粉,但眼波清澈透明,却也天生动人。

 只看得片刻,二人不由得几分尴尬。

 “不知夫人如此深夜还未休息,将栾二唤来有何吩咐?”栾云桥面色一红,低头首先开口道。

 “有劳管家在此久候小妇人礼佛了。今晚我拜佛正是向佛祖忏悔。”“哦?夫人虔心向佛不知还要忏悔何来?”“我虽虔心,但终究是俗人,免不了情仇爱,管家跟我到后堂来吧。”

 说罢,转身就离开佛堂,推门向后堂走去。

 看着萧玉娘恬静的背影,柔顺的身材,栾二不仅叹到何金虎当真好福气。

 穿过一个清净的小院,进得门来,栾二发现屋内陈设简朴清,已是不妥,这间他从未进过的佛堂后房想是夫人的寝室。

 正没奈何间,听玉娘转身平静的看着栾二,开口道:“栾二爷可是觉得玉娘生得丑陋,不堪伺候枕席么?”

 栾云桥心下一动,他当然明白萧玉娘虽然装着不知,其实自己和几房姨娘所做勾当不可能背着她的。难道萧玉娘因此而不要自荐枕席?这也是何金虎原本题中应有之义。只得老实答道:“夫人何出此言,栾二受老爷重托,作此借种求子之事,也是出于无奈。夫人端庄贤淑,美貌动人,在栾二心中惊为天人,安敢嫌弃夫人。”

 “既然如此,为何栾二爷只动那几房姨娘却不来动小妇人?莫非妾连那几房姨娘也不如么?”说着萧月娘说着两行清泪随脸颊滚落,令人我见犹怜。

 “夫人切莫误会,只是栾二敬重夫人人品贵重,人格高贵,生不得半分情之心。所以才…”

 “栾二爷与我那几位姐妹所作,妾虽未旁观也知道一二。你的意思是,要小妇人作那妇人之态,才能得二爷的垂青是么?”“这…当然不是,老爷也曾特意叮嘱过与夫人只可媾,不可亵渎。”“所以栾二爷也认为小妇人是正经夫人,玩起来不得尽兴是么?”“这…”栾云桥其实有几分这种感觉,但更多的是在此女人面前自惭形秽,兴不起那之念。

 “那小妇人就告诉栾二爷一件连老爷也不甚清楚的秘密。”“哦?夫人请讲不妨,我栾二虽不是什么圣人,但也绝不会学寻常妇人嚼舌头。”“你可知道老爷已经四五年都未碰过我了?而即便是新婚时候老爷对妾身也是相敬如宾,礼遇有加。”

 “这…也不是坏事,说明老爷心中也很看重夫人。”

 “不是坏事?但他对别的女人小妾却辣手摧花,猥亵玩。在我面前却偏偏提也不肯提起,玉娘令爷们这般可怕么?”

 “这又有何不妥?男人娶为贤,娶妾为,也是自古常情。”

 “自古常情,是啊,夫君待我以礼,我又哪有脸提那些下勾当。但是你可知道我就是为此从没又得到过闺房快乐。这种男女正当周公之理,对于我却味同嚼蜡,丝毫乐趣也不存在。我是多么希望哪次老爷吃醉了酒把我当作林月娥,哪怕只是当做曾婉儿也好,肆意狎玩,随意责打…哪怕有一次也好。只可惜他太怕我了,无论喝得多醉,见了我也马上清醒,从未在我身上施为过…我本以为今生就是这个命了,我也在夫前人后装作一个安分娴熟的夫人就好了。可是上天垂怜,老爷要借栾二爷留子,难道栾二爷就不肯给妾身一次痛快的闺房之乐吗?”

 栾云桥听完脸色一变,吃惊得问道:“夫人…你…”只见玉娘轻解罗裳,褪去衣裙,赤身体,慢慢在栾云桥脚下跪倒,磕头,口称:“奴——玉娘,恭请主子,老爷肆意调教,无需顾忌。”说着紧爬两步,将玉颊贴在栾二小腿上轻轻的磨蹭,同时玉高举,轻轻一晃尽得

 栾云桥几分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萧玉娘。

 “夫人如此自身份,当真的是喜好此道?”

 玉娘也不多言,只把前白纱帘子高高捥起,只见上摆放了鞭子,板子,白绫,夹,蜡烛,檀木的假具…一应器物。

 “这些都是老爷所赐?”“不,老爷从未对我无礼过,这些东西都是我私下向柳红讨要的。”

 栾云桥无奈的叹息一声,这何府里上下无论女孩人妇,身份高低,为讨好老爷和他,忍辱含羞,曲意逢,还时常被玩得死去活来,苦不堪言,暗地里不知道掉了多少血泪。而这位地位高贵的大太太,却是天生得被子。可怜在人前还要装出温良贤淑,不得畅快。

 这老天,到底与人世开得什么玩笑。

 “既然夫人如此下,自甘堕落,栾二说不得要代老爷管教一番了。傻站在那里作什么,还不跪好?”

 栾二本来对何金虎这番安排,唯有萧玉娘失去贞节一件,颇为不忍。如今看来,正中下怀,再无顾忌。

 萧玉娘赶忙过来,双腿微分,出郁郁葱葱茂密体与身下俩瓣可爱花

 双膝跪倒,低头涵,双手背后,那份谦卑就似最低等的奴仆,往日端庄大方模样一扫而飞。

 栾二手持皮鞭,将玉娘脸颊挑起,探究般的注视着玉娘美丽的双眼。美貌还是那般美貌,温雅还是那份温雅,只是这人心向背,确实不知从何说起。直瞧得妇人心怯,紧闭双眼,呼吸急促。

 “你这妇,何时变得如此下,还不与我实说?”玉娘平了平气息,方答话,便听栾二又喝道:“看你那下的样子,先掌嘴十下,再来回话。”

 “是。主子。”萧玉娘仿似下定了决心,听命的轻抬玉手,向自己脸上狠狠掴去。

 “啪——!”“啪——!”“啪——!”…

 一连十下,直打得粉白的脸蛋粉红一片,更似雨润桃花,娇可人。打完,只见玉娘娇不叠,前酥起伏不已,两点樱桃已是悄人立。

 栾二见女人双,一把捻在手里,掐住头用力捏玩。玉娘口,任男人掐,银牙紧咬,默默承受,不肯作声。

 “说吧。你为何如此轻自己?”

 “回主子的话,自幼玉娘见母亲惩罚那些犯错的侍妾丫鬟便兴奋异常。总是幻想自己是被责打受罚的人。后来,母调教玉娘女工刺绣,弹琴读书。也颇有责罚,玉娘每次都是喜极而泣。有时…有时还故意犯错,招惹母责打…不知怎地,慢慢就…”

 “下的坯子,既然自幼就教导你知书礼仪,还不能收住你的吗?”说着,栾儿抬手就在玉娘的丰上狠狠了一鞭。

 玉娘娇哼了一声,不但未躲,还把白润的股翘了翘,回道:“是玉娘天生下,请大管家多多管教。”

 “你不仅下,还,才挨了一下怎么就了?”栾二探出手去,在女人下私处掏了一把。入手花润,滑腻柔软。玉娘被栾二侵犯秘处,兴奋得直抖,回话道:“玉娘就是天生得材儿,不挨打,就全身酸。”“你这妇倒是生得一副好股,撅起来给爷瞧瞧,巴结好了,爷就赏你一顿。”“是。”

 萧玉娘缓缓起身,转身趴好,高举圆,双腿张开,直把那下身秘处并后庭菊花送到栾二面前,供男人赏玩。

 栾二慢慢的抚摸着玉娘的美上细皮白,光滑弹手,白的肌肤上连每个汗孔都看得出来。股里颜色不变,只有下体茂密,出两片小小的花,已然润异常。

 栾二一把拉住几发,略一用力,拔将下来。惹得玉娘娇哼一声,却未敢闪躲。男人又见玉娘下面生的好看,便把两指并拢,探入中,感受腔中摩擦。

 “老爷日常可曾如此玩你的身子?”萧玉娘听栾二提起何金虎,更觉羞不可当,回道:“老爷从不曾玩妇下身,每次都是急急入,了身子便自睡去。”

 “所以,你就因此求不,每想,是不是?”“是。”“说吧,爷正在干什么?”“主子正在把玩妾的股和小。”“怎么了这么多水?”“是妾发了。”

 “瞧你如此放,有没有勾引过别的男人你这身子?”“回爷的话,妇虽,但从未敢招蜂引蝶,作出出格的事来。”“没作出格的事??那我面前又是何人撅着股卖?”

 “这…是玉娘见了栾二爷,心动了,才故意发,让二爷调教。主子,你就赏奴一顿吧,奴都好久没挨打了。”

 “货。”栾云桥站起身来,手里皮鞭挥动,狠狠朝萧玉娘肥白的下去。

 而女人就像感觉不到痛苦一样,不但丝毫不躲,还发出甜腻舒的叫声。

 “主子手真狠…打死玉娘了…打得玉娘舒坦。…妾好喜欢挨打…啊…痛死了…”

 栾二听女人叫得,把个木头具扔到女人面前,吩咐她自己捅

 萧玉娘手捧木,撇回头惑的看着栾云桥,轻吐香舌在上面了几下。

 便把木伸到自己双腿间,一声呻了进去。随着男人的鞭挞,用力的送。

 “见你如此熟练,想是这些年,你就是用这个渡过得长夜???”

 “是的。主子,求主子可怜玉娘,好好赏玉娘一个痛快?”

 “想求痛快?哪那么容易,等爷玩够了再说吧。”栾云桥从上扯起丈二白绫,抹肩头拢二臂,将萧玉娘捆绑起来,接着扬手一甩,吊在房梁之上。

 萧玉娘被白绫勒得伸,一双可爱小脚将将点在地上,不由得息着问道:“栾…栾二爷…你…你这是要作什么呀??”

 “作什么?爷作什么,你个妇不得受着。”说着,栾二就在女人双上狠狠了一鞭。然后,取了儿臂的龙凤蜡烛,借着油灯燃了,走近萧玉娘身子,抄起女人的一只小脚,细细的把玩。待手中烛泪开融,猛得朝女人身上一甩。

 玉娘一阵哆嗦,娇不已。

 只见身上恰似瑞雪梅花,一串红点印在身上。痛得雪白的体上泛起阵阵涟漪。  m.IQxxS.Com
上章 大管家的权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