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双夫 下章
第42章 看不见时候
 正是议论的热火朝天,景姮便在隔了几重屏风后的内室里,卷上的文献是看不下去了,静听着外面的话。

 当初荆王起反,自然不只是因为郭氏的迫,还因为有人向郭太后上谏要削藩,郭丽徵一贯打诸王,眼看着泱泱大汉被分成一个又一个封国。

 她得了如此好的建议当即就想推行,首当其冲就是自几个大些的封国开始,荆王赫然在其中。

 郭丽徵未得成功推行削藩令,便将消息的死死,怕的就是诸王起反,殊不料在削藩令几多策略制定下来后,有人提前透了消息给荆王,添油加醋了一番。

 荆王突然一反,郭丽徵怒极,重兵发往荆地,只待平定后就立即执行削藩令,诸王她是一个都不想留下。但是现下胶西王与赵王也反了,只怕过不了多久,削藩令之事会传遍诸国…

 “眼下时机未至,仍需等待,殿下还须着人留意匈奴,虽是和亲相盟。那陟髑却非守信之人,若是趁此来犯,后患无穷。”“此事孤已有安排。”他们想要的是趁入主长安,内且好平定,但若是这种时候招来匈奴,明显得不偿失了。

 后面景姮没再听,悄然从侧门出去,最近刘烈总将她拘在身边,议政时她就在里面听着,无人时剩下他俩耗着,他本不羁脸皮也厚,天天磨的景姮不想说话都难。

 今广落起了小雪,一出门便是寒风杂着雪花灌来,徐媪抖了狐裘给她披上,一边说着冬狩的事。“这天儿正合适,太子亦让人备了殿下用的弓箭,明倒是可以好好玩。”

 徐媪年纪比莞娘小些,她是刘濯送来的人,天生一副笑脸说话又得趣,伺候着景姮也难教人生厌。

 走在宫廊下,景姮淡淡笑着,刘濯手下是能人甚多,徐媪看似平常妇人不过,其实却是个剑客,武艺之高非景姮能斗。

 而比徐媪更厉害者大有,就比如上疏郭太后削藩令的那人,谁又知道他是听命于刘濯呢。***景姮有些畏寒,长芳殿内置了好几处碳鼎取暖,用过晚膳后。

 她便让人将殿门给关了,然后窝进锦衾绒被里,以为这样就能将刘烈给挡住,不过今夜刘烈倒是没来成,刘濯却来了。

 彼时景姮梦的深,总感觉一双脚似是踩在冰雪里,冷的她拧着眉头直哼哼,不知觉的有人探入了衾被里,燥热的大掌握住了一双巧的足,源源不断的热让她渐渐舒了眉头。

 她脚不易暖的小毛病刘濯一直是知的,入冬后都是刘烈给她夜夜暖脚,今夜还有诸事未定,刘烈忙的不可开,又不许别人碰景姮,只能刘濯来了。

 偏常年拔毒伤了身子,刘濯的手比常人的要凉,只能在火炭上先烤暖了,换着握景姮的脚,整个过程他却耐心极了,小心的换着手,不愿惊醒她。

 可是坐的久了,腿间的旧伤处便刺痛的厉害,终是没忍住喉间的不适,轻咳了一声。景姮的梦一下就灭了,缓缓睁开眼时殿中灯火朦胧,好不容易看清坐在榻畔的人时。

 她浑身一僵然后倏地坐起来,捂住被刘濯握热的脚,往榻内侧躲了躲。“咳咳…”因为离炭火近了些。他玉白温润的面容浮了一层薄薄的红,这会儿几声忍不住的痛咳后,微微颤抖着肩膀,清瘦的身形摇摇坠。

 景姮咬着,终是掀了衾被,拖着发软的身子去倒了热水来给他。终是止住了咳,小小的陶盏被刘濯捏在指间端详着,景姮怵他不愿上榻去,他看了她一眼,墨玉似的眸里只剩下淡漠和无奈。

 “过来,一会儿又该怕冷了。”低沉沉的声咳的有些喑哑,似乎是无力再说第二遍了,景姮身上只穿着中衣。

 一时间也确实有些冷,可又实在怕他,每每想起汤池那时,他发狠的撞和啃咬,她就觉得分外紧张。

 “就如此不敢?”将法一贯适用于景姮,加之近两月这两人也确实对她宽松了很多,她不愿都不曾再强迫过,一咬牙她就钻回了暖暖的被窝里,只剩下一双澄澈的眸儿瞪着他。

 “你就这样入我的寝殿,若是被传扬出去…”“不会的。”他的手段景姮深知,也不纠结这个事情了,后背凉的很她干脆躺了下去。

 将自己藏的严严实实蹭着余热的脚趾,才瓮声瓮气的说着:“我不冷了,你走吧。”到底是不敢对他太冷言过分,说话的声忍不住的发软。

 又过了许久,景姮闷的头热汗爬了出来,看着依旧端坐在那里的人,气鼓着腮切齿:“你怎么还不走!”

 清隽温柔的目光一直都在看着她,许是算准了她会忍不住,刘濯笑的更温柔了,因为痛意苍白的脸这么一笑,倒更甚眩人心神。景姮一怔。

 他如此眼神,像是看着不懂事的孩童在调皮,他温柔的包涵,宠溺的放纵,偏偏她什么也不敢发作,只能钻回被窝里蹬脚。又是良久后。

 “你究竟走不走?”再是许久后。“刘濯,我讨厌你。”再再很久后。“你比刘烈还可恶!”后来,他终是和她躺在了一起,同枕共衾,将泣哭的她抱在怀中轻抚着后背,自始至终也未说过一句话,她说讨厌他恨他,他都无所谓,她说宁愿喜欢任何人都不会喜欢他。

 他也无所谓,只是她说还要走时,他的目光终变冷了。“阿婵,你已经哪里都去不得了。”大汉再大,很快便会尽握他们手中,率土之滨皆为王有,而她又能离去哪里。

 ***寒风烈烈,景姮坐在帷下取暖,也远远能看见人群中的刘烈,少年峥嵘又属他最好看,跨马挽弓一举一动都是气势十足,玄的氅袍风猎猎,谈笑间弦上的铁箭便轻易飞出十几丈去,引的广王朗声称善。

 小雪落的纷纷,外面男儿们却个个整装待发,坐在大帷中的贵妇们,不由捧赞着邓王后生了两个好儿子。

 宫人们奉来新煮的茶汤,景姮捧着陶盏饮了几口,散着热烟的杯沿留下淡淡的印,姜琼华坐在她身侧,看着对面郭九姿不时望来的眼神,便轻声问到。

 “不若出去走走?”天寒地冻,贵夫人们是不愿出去,些许女郎倒是兴致高昂的去外面玩了,景姮点了点头,便同邓王后说了声。

 “去吧去吧,只不过要小心受了凉。”邓王后笑的亲切,招了徐媪叮嘱了几句,才放了景姮出去,这般姿态又引得夫人们好一阵感叹。

 今来的人多,到处皆是人马和笑声,景姮与姜琼华怡然走在其中,只觉得比宫中自由了许多,待甲卫牵了马过来,两人也跟着上去。

 “欸,你倒比我还熟练。”景姮看着翻身上马的姜琼华,以往还只觉她温雅娴静呢。握住马缰,姜琼华淡笑着,前世外的那些年,还有什么能是她不会的,莫说是骑马了,放羊她亦行,看着现下这双极细的手,她晃了晃神。

 “小心些。”景姮听着她的提醒,更小心了,以前的事情她都忘记了,便是骑马也只是近来刘烈教的,坐稳了才缓缓松了口气儿,与姜琼华并行在小道上。

 “我方才观郭氏一直在看你,此女不好相与,现下郭太后定她入大王后宫,长安来的人皆听她令,只怕会生事。”马走的慢,景姮空了一手接住落下的雪花。

 看着它们在指尖化作了水粒散去,染了口脂的红微抿:“生事好呀,就怕她不生事。”“你说的不错。”姜琼华未料景姮会这样想,忍不住一笑,才发觉自己的提醒似乎是多余了,这丫头和前世一样。

 看似什么都不知道,却又什么都知道,门儿清的很,偏偏又最糊涂倔强。后面有人快马追来,甲卫不曾拦他,那一头华发在冬日里异常晃眼。

 “嘿,两位小美人去哪里?”慎无咎笑的不正经,景姮还未说话,姜琼华却冷了脸,秀丽的一撇:“不候在长公子身边,你来这儿作甚?”

 “自然是要陪你们啊。”慎无咎不敢招惹景姮,打着马就凑去了姜琼华的旁边,褐色的眸灼灼生光。

 他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看美人了。姜琼华惯来是个温柔美人,景姮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失态,慎无咎不过一言,她竟然挥了马鞭过去,那厮身形一晃堪堪躲过,起来笑的更加嘚瑟。

 “你这女人怎地总是这样暴躁,又没吃药么?圣人那话说的对,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呵,这话倒真没错,你便属那前者,戚戚小人蠢钝放肆。”景姮着发凉的鼻头,看着两人一言来一言去,显然此前是结下了怨,能将姜琼华出另外一番样,还真是不易。

 “你们能停一停么?”两人意外的异口同声:“可以。”停虽是停了,姜琼华却笑的温和,看向慎无咎柔声问道:“可敢与我比试一番?”

 “我若赢了,你便将我送去的那些药都吃了。”慎无咎可没想过会输,眯着眼儿看向身姿纤细的姜琼华,到口的要求终是换成了这个。

 “好!”然后景姮莫名就成了仲裁,看着两人驰马入了山林,等到飘雪渐多了起来,两人也不曾回来,她只能使了甲卫们去寻寻。风雪有些眼了,徐媪上前来道:“雪要下大了,太子妃还是先回去吧。”

 景姮藏在狐裘下的手也冻的很,便应了,勒马转身时,身下一直安静的骏马突然暴起,一声嘶鸣后,蓦地撒蹄就跑,驮着景姮消失在了雪中。“殿下!殿下!”

 那马疯了一般疾驰根本勒不住,景姮被寒风呛的张不开嘴,只能俯身死死抱住马脖,看不见的时候,艰难的拽下发髻上的步摇珠花往地上扔。  M.IqXXs.Com
上章 双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