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双夫 下章
第41章 东西几方发兵
 不过这样的醉却让她忘记了许多的事,往花间一枕,丹嗝着糯糯的声,呆呆望向星空去,一手抱着酒壶,一手虚空画着。一时描着老虎,一时又画着狼。

 “两个疯子…哼…”醉去的意识里还少不了那两人,这让景姮极不舒服,哼哼着又多饮了两口,坐起来抓过一朵硕大的清昙,恍惚间像是抓住了一个人,张口就狠狠咬了上去。

 “呸呸…”不喊疼也便罢了,竟然还苦涩了嘴的花味,那味道呛的景姮难受,怎么也吐不干净,急的她哭了起来就用手去擦舌头,却是越擦越浓。

 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探了来,覆住她戴着玉镯的细腕不允她再擦。“张嘴。”分外清冷的声音淡淡温和。

 景姮愣愣的看着多出来的人,那张脸倒是和她方才啃的昙花一样绝,属实醉了又被花味呛晕了,连张嘴的动作都有些迟钝,红的檀口努力分开,出两排贝白的银牙,嫣红的口腔中还残着不少花汁。

 刘濯拿了丝绢探入她口中,一点点细心拭着,许是闻到了他身上的药味,景姮仿佛想起了什么,后知后觉的想躲,他便用两指夹住了她的舌头。“别动,擦干净先。”

 软的舌儿动不得,景姮也不敢动了,醉意朦胧的仰着脸,轻颤的长睫下是粉透的红润桃颊,透着酒香的长呼短有下没下的着刘濯的手背,他擦拭的手指极温柔,她越乖。

 他便越轻,掏了团团花汁,又用干净的一面给她沾去舌尖的苦涩,苍白的脸上染了一丝淡笑。

 “啃花作何,当成了谁?”被握住的下颌又不安份的扭了扭,她更像是训不服的小兽,嘴儿张的发酸了。

 就开始挣扎起来,从他手中逃走了,不过也没忘记回答他。纤白的玉指按住了啃烂的昙花,又回过来指了指他。

 “嘿嘿,你们长的一个样!”虽是长的一样好看,可他的脸上却没被啃,这叫她有些不甘心了。刘濯也不意外,扶起倒在一旁的酒壶,里面还有小半的佳酿。

 他直接去了景姮的怀中,湖风吹的清瘦身形上白袍似云般飘扬,在景姮最迷糊的时候,他低沉着说。

 “多喝些。就不苦了。”摇着酒壶,景姮也真信他,连喝了好几口,酒香浓的嘴里是不涩了,可身子却更软了,晃了又晃差点瘫下去,正好倒进了刘濯的怀中。

 他已然与她一同坐在了石台上。月光下,景姮仰着脸去蹭他白襟下的脖颈,她热的厉害,只觉他到处都是冰冷冷的,蹭不着脖子就去抓他的手,捏玩着苍白的指。

 “凉的,好凉好凉。”刘濯垂眸,晃在前的人早就散了发,乌鸦鸦的青丝淌了他一身,柔弱似无骨的身子愈发热,抱着他的手臂干脆整个人蜷进了他的怀中。

 他只冷冷看着,薄丽的畔浮着温柔的笑…“阿婵困了?”景姮越缩越发现自己好小,窝在那人怀中还能被他抱着,说不得的安全,她抱着酒壶躺在他腿上,红着脸摇头:“不睡,看那个…”指向的地方正是暗云散去处,今夜是满月。

 “嗯。”他缓缓的用手顺着她的头发,青丝柔柔在指尖,皆是她的味道,难得见她醉成这样,分外乖巧好玩,让他沉沉叹息着。

 景姮更像是被着的猫,起初还不怎么动,后来舒服了就在他怀里滚来滚去,一会让他挠一会让他捏肩,直到一壶酒喝完了,她去愈发兴奋起来“嗝…还要喝!”

 刘濯低头看着撒娇的她,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她这般了,自从她十三岁后,她告诉他有了喜欢的人,她就不同他亲近了。“阿婵现在还有喜欢的人么?”沉声幽幽,听似温柔却又比夜风还凉。

 “什么是喜欢?不对,我要喝酒,快给我…”幸好她脑子只剩下酒了,不用去想那个烧头的问题,偏偏久等不来她要的酒,急的她就啃刘濯的手指。

 软热娇的嘴儿用不上力,啃也成了,刘濯面色如常,将手指换着一的喂她,须臾身后有脚步声走来,他缓缓回头看去,眸中的锐利吓的来人跪在了地上发抖。

 “公子,我只是来…”“嘘。”姜琼华一身都在颤,月光下那道身影优美的让人神,可是他太无情又太可怕了,她抱着怀中的酒壶不敢再出任何声音,直到看见他俯身去吻景姮的额头,那是她很久以前就见过的宠溺,她突然忍不住想哭。从来,不论前世还是今生。

 他的眼里从来都只有景姮,不会有她,更不会有别的女人。“往后不要再对阿婵胡言语了。”这一刻,姜琼华忍住了眼泪,他已经冷血到对她起了杀心。

 “姎再也不敢了。”***宿醉醒来,景姮吐的天昏地也暗,刘烈耐心给她喂了汤药,她又很快吐个干净,傍晚时突然发起了热,招了慎无咎来施了几处针才睡过去。

 “她身子弱经不得折腾,往后莫要再让她碰酒了。”慎无咎顶不住刘烈那人的凌厉目光,几下收针代了话儿,就悻悻走了,剩下刘烈掐着时候拧了凉巾给景姮换在额前降热。

 她睡的沉,玉白的脸颊红润润的两团发烫,刘烈去拂开了细碎的散发,手心探摸着更热的额头,冰凉的巾帕已是换了又换,还不见降下温去。

 他紧锁着剑眉连眼神都开始阴沉的吓人,许是白吐的太过了,这会儿她躺着便格外脆弱。手上的动作愈发轻了起来。

 生怕一个不慎将她给碎了。一夜过去,景姮朦朦胧胧醒来时,刘烈便伏在榻畔睡着,两人的手紧握在一处,时间久了些都僵麻了。

 她才动了一下,便惊醒了他,少年匆忙起身凑近她来,眼下隐约透着疲倦。“醒了?可还难受?”他僵着手去探她的额头,不再灼热的正常温度让他放松了些。景姮摇了摇头,周身虚的发软,中衣下起过汗肌肤黏的颇难受,只能哑着声弱弱说着:“去让徐媪入来,我要沐浴。”

 偏就是这样的柔弱时,她目中的疏离冷淡也没退去,刘烈也不听她的,掀了衾被就将她小心抱了起来,强硬的臂间盈了她的温热娇软,俊秀的面上正笑的一派灿烂。

 “唤她们作何,我帮你就是了。”景姮没那么多力气说话,手软软的抓住他的衣袖闭上了眼睛,入了侧殿他就将她放在了矮榻上等着宫人抬热水来。

 “阿婵?”见她虚阖着眸似是又睡了过去,刘烈便俯身去她微红的脸颊,扰的景姮缓缓睁眼,酝着水雾的眸儿离的瞪向他,奈何怒气不足,倒分外人的很,惹的刘烈轻轻嘬了一口她的

 “瞪我作甚,孤这是想帮你分担病气,过给我你就不用难受了,来,继续…”若非是脚上没劲儿,景姮都想踹他了,微微着口气推开了他的脸,畔上他留下的热度烫的发,幸而他也只是逗逗她,反倒是格外喜欢被她推的感觉,狡然笑着。

 “以后不要再喝酒了。”可惜她并不理睬他。***景姮休养在长芳殿中,姜琼华倒成了常客,探望之余总是说着些相投的话题,久而久之两人竟然诡异的形似旧友,也独有姜琼华知道,上一世景姮初嫁广时。

 她们的关系确实好的很,景姮的一切,她都了如指掌,如今再要好也并非难事。“郭夫人么?那到底是长乐宫的嫡系,昨儿还打了周良人和赵八子,王后也只能纵着她。”听到景姮过问郭九姿,姜琼华便捡了新闻说,婉约的笑意也不多了几分暗嘲,对于那位不得见的长乐宫陛下,她也是厌着的。

 “当洈水之战…长公子双膝被毒箭穿,世人都说是桓术所为,谁又知私下谋划却另有他人。”“那是?”景姮放下了手中的竹简,离开兰堰时。

 她在车驾里曾听赢姣说起过此事,当时也是好奇的,却一直不曾问过。“我亦是听姑大母所讲,乃是郭太后,她以诛灭桓逆为诏,令广出兵,又指定了长公子领军,便是想叫大王失了长子。”

 “原来如此。”景姮凝着眉呐呐,郭氏怕早就视广不愉了,当年刘濯且年青,却已盛名天下。

 这样的封王之子当然是她的眼中钉,若能趁战杀之,何乐不为?也难不怪刘濯便是腿疾愈了,还要坐着轮椅,怕是早就知道了这些。也都是那一年,刘濯残了腿,刘漪被和亲。广王能忍耐至今,倒属实不易了。

 姜琼华知道的事情远比这些多的多,想要一并告诉景姮,又怕她起疑心来,只能挑着时候不经意的一件件讲起,最终的目的却已是…

 “长公子这些年极不易的,听闻慎无咎拔除腿中余毒时,用的法子残忍的很,你对他…”究竟用的什么法子谁也不知道。

 但是景姮见过刘濯腿上的疤痕,极长的两道扭曲蜿蜒在膝盖上,触目惊心,只是她从没有认真看过,也不曾过问,她幽幽说着:“他再不易,与我又有何干。”“你怎地这么无情?”

 姜琼华难得横眉,一贯的婉丽模样都变了,不过很快她就笑出了声来,涩涩说道:“果然是天道好循环。”他对她无情不屑一顾,落到景姮这儿,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也算是报应。

 她能再来一回,太多事该放弃了,现在唯一要做的便是让景姮好好活着,往后的一切就端看他们三人造化罢了。

 ***入了冬荆地之尚未平定,挡下千军万马的荆王还屡屡发诏,责郭氏狼子野心,外戚之权盖天下,苦叫宗室刘姓人没了活路。

 果不然,半月后胶西王也联合赵王反了。三国起反,东西几方发兵,一时间更多的人蠢蠢动。甲殿中属官门客齐坐一堂。  M.iQXxs.COm
上章 双夫 下章